顶点365bet体育存款_365bet打不开_365bet官网备用 > 妖娆灵尊 > 第一百七十六章:告诉我,他在哪

第一百七十六章:告诉我,他在哪

?热门推荐:
????狐族广家出事,不少与狐族广家关系匪浅的人都受到了一定影响。

????不过至少,没有狐族广家惨。

????只是让人奇怪的是。

????狐族广家广凤鸣一脉出事,广凤鸣胞弟一脉,却并未受什么影响。

????相反。

????事发后,广凤鸣和他的一众儿子消失不见。

????广元却仿佛没有了人压制,在南区欲发横行霸道,连走路都雄气了几分。

????南区商铺及暗市,大半是南区几大家族的奴仆管辖。

????按理说广元无实力又行事霸道蛮横,该遭这些家族奴仆冷嘲冷讽的。

????可奇怪的是,自广凤鸣一家出事。

????遮天国南区,广元最喜欢招摇过市那一条街道。

????都没有人敢说广元不是。

????甚至于广元做了粗鄙之事,连嘲笑他的声音都少了许多。

????而这一切,不是因为其它。

????而是因为,广元之子广仁寿,是一名天资过人的修灵者。

????并且已经拜入福缘宗,成为了福缘宗内门弟子。

????广仁寿是在广凤鸣一脉出事后回来的。

????说不上荣归故里。

????但他带着一二十名身着福缘宗衣袍的弟子,在广府大门停下的那一刻,消息便传遍了东南两区。

????这次回来的广仁寿依旧英俊温润。

????仿佛他之前因为买凶杀害广仁曦而被广家人口口囚于地牢狼狈不堪的事不存在一般。

????而事实上,广仁寿也对那事做出了解释。

????就是两个字诬蔑。

????随后遮天国王城,便传遍了。

????广仁寿是被广凤鸣数个儿子诬蔑的。

????而诬蔑他,为的就是给广仁曦恢复正常一个正当理由。

????众人当下议论纷纷,均说沦为邪修的广凤鸣一脉心狠无情。

????为了一个傻子,竟坑害自己的兄弟血脉。

????广仁寿在遮天国只住了几日,便离开了,说是要完成什么宗门任务。

????但广元的人气,却在他走后,欲发扶摇之上。

????便是东区的一些家族,都主动向广元抛去了橄榄枝,意图拉拢。

????……

????除夕夜,悄然而至。

????家家户户张灯结彩。

????繁星美月笼罩之下,黑夜中亮着的灯笼五彩斑斓,在喧嚣热闹声中亮过星点。

????不同的人,注定过除夕夜的感觉也不一样。

????有人在这晚一如既往愁容满面。

????有人在这晚独倚栏杆心绪万千。

????有人在这晚仰天大笑畅饮不断。

????亦或有人面上带笑计算不断……

????有人的地方,便有恩怨仇杀

????。

????包括,人变的修灵者。

????梦幻第一强宗玉仙宗巍峨雄伟,十二条山脉汇聚拱托的玉仙宗主宫殿无瑕华贵。

????而称为流光仙子的副宗主玉流光,在这一夜,似乎也有了心事。

????位于万千花海中的宫殿中。

????玉流光站在宫殿顶的精致楼阁,借着月光与星光,静静看着宫殿面前,被微风拂过如波浪一般涌动的漂亮花海。

????她的眉眼精致的不似凡人,她的眼神也冷漠高贵的如九天神女。

????她依旧一袭露脐白裙加身,宛如误入凡间的仙子。

????圣洁如月。

????与她哥哥玉无瑕的气质一般无二。

????“没有人。”

????“能打破我要的安稳。”

????似银铃的声音自她口中溢出。

????天际突然一暗。

????狂风骤起,宫殿周遭的花海急速翻滚,忽得急涌升天。

????而后突然炸开。

????万千花朵片片飘落。

????空气中瞬间花香弥漫。

????玉流光从头到尾,连根发丝都未飘动。

????当遮盖月光的乌云散开,她看着一片狼藉的花海。

????眸中,不可察的闪过一抹极致的冷意。

????……

????当邪修幸存于世广之群众。

????众人心中愤慨人人喊打之下,却也人心惶惶。

????自广家父子从驱邪家族众修灵者中逃脱,不但遮天国修灵者人人自危,便是它国修灵者也加强了警惕心。

????所有人都明白,邪修不可能只有几个,他们身后一定还有无数个隐藏于暗处的邪修教派在支持他们。

????遥想在书册记载着的正邪两修的持久战,导致的血流成河,修灵者几近消失……

????梦幻大陆的修灵者,几乎都进入了备战状态。

????而在这一点的基础上。

????几乎所有人都相信了遮天国的狐族广家广凤鸣一脉的人,都是邪修。

????…………

????“大哥……大哥……大哥!”

????除夕夜伶仃大醉。

????晨间头疼欲裂,醉酒突醒的龙鳞惊叫了几声,从趴着的桌上直起了腰身。

????睁眼看清自己所在的房间,龙鳞桃花眼狠闭了几下,深呼吸吐了口热气。

????龙鳞的神情极为疲惫,脸色更是苍白的不像话。

????而事实上,龙鳞内心所受的艰熬,比他面上表现出的严重百倍。

????想到自己做的梦,龙鳞叹了口气。

????“大哥,如果可以,希望你永远不要出现在师父面前……”

????那个梦如此真实,真实到他根本不敢去想。

????若是真发生了那种事,以他大哥高傲的性格,只怕会痛苦一世。

????想到这点,龙鳞突然不知道,自己拿大哥存活的消息,怂恿自己师父玉无瑕去救自己的“心上人广仁曦”……是对是错了……

????想到自己大哥的义妹广仁曦,龙鳞又有些头疼了。

????也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

????广仁曦怎会和邪修扯上关系……不会他大哥也去做邪修了吧……

????以他大哥亦亦邪的性子,还真有可能。

????只不过,这事捅出来。

????该如何收场?

????龙鳞思索间,手伸向桌上酒壶刚想拿,手一伸出,空气中的冷意瞬间刺~激他大脑让他清醒了过来。

????他在房中醉酒睡了一晚,身上竟不觉得冷……

????后知后觉低头,目光触觉自己身上披着的厚重鲜红披风,龙鳞心中一惊,急忙转头。

????一头银发,眸深似山海,气质清辉如月,神圣到令人可望而不可及的白袍男人瞬间映入眼帘。

????“师父……”

????龙鳞有些慌了。

????他不知道玉无瑕听见了多少。

????但要是玉无瑕知道他在阻挠大哥回来,必定会怀疑他话的真实性……

????要是玉无瑕心一狠搜他的魂,必定牵连出广仁曦……

????到时候,一切都来不及了。

????思及自梦中关于禁锢……囚禁……折磨的细节,龙鳞后背发寒。

????他绝不能让自己大哥成为此种……玩物……

????“龙鳞,告诉我,他在哪。”

????“我满足你的一切要求。”

????玉无瑕也没有想到,自己除夕夜赶回,不过睹“物”思人了一夜,便听到了某人的心声。

????龙鳞处处与他示弱。

????竟早已生了阻隔之心。

????他早该预料到的。

????之前若不是为了保护好这具“躯体”,让那人回来后不会无处可归,他早已搜魂。

????怎容他人戏弄。

????。